当前位置:首 页 >> 李可新论

  • 李大宁副局长在李可学术思想研讨会上的发言

    我刚才听了大家的讨论,我非常有启发,这会在我今后的工作中,在确定政策当中,在确立法律文件当中(参考);我也管医疗秩序的整顿,我也负责打击非法行医的,所以有时候要(把民间中医行医的问题)放在一起综合考虑,我想讲几点看法和大家讨论:

     

    我认为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是一个中医发展的道路问题,是一个中医药在新时期下如何发展的重大历史命题的问题,也是我们现在如何去思考继承发展的一个重要切入点的问题,我认为中医药发展就是如何进一步体现这样一个思路,但这个思路也不是唯一的思路,但是要体现这样的思路,我们院校教育这一部分不要再去说了,今天不在这里谈,但我想还要注重这样一个思路:就是重经典基础理论的功底、重临床的培训、重特点——有学术特点、重疗效——有非常好的疗效、重人文文化和哲学思想这样的一代人才怎么去产生,实际我们说的是这样一个命题。这是中国文化、中医药的精神和中医药的特点,可能会融会到这样我们刚才说的五种。我们现在特别需要这样的人才,那么这样的人才怎么产生,这就涉及到一个根本问题,就是要建立什么样一个制度。

    这条路怎么走,实际上是我们现在整个行业考虑的一个问题,也是国家有关部门考虑的一个问题。我想这样的一个思路应该说我们已经取得了共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现在也在研究一些政策,我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总体的目标就是要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实事求是,真正地去从中医的特点中医的继承和发展、为人民解决痛苦这样一个大的思路。 最终完善的是一个制度设计,完善的是一个政策、法律、投入和配套的一个制度。我认为现在是如何建立,现在是没有,或者说不完善,这是我们全行业、中医药管理局的一个目标。我们不排除其他的渠道,包括其他学科,多学科的交叉研究,包括国外的研究,我们都不排斥,有时候我们还要合作,但是我说的这里面有个注重,这样的发展中医药的一个模式,这样的发展中医药的一个道路,应该逐渐地成为一个制度,我认为,这是我说的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这里面有很多挑战性的问题和挑战性的工作需要我们去做。

    第一,传统的科研方法是不是科研方法。我记得九十年代初,青岛开了一个会,专门来研究传统的科研方法是什么。现在我们不是不承认传统的科研方法,而是传统的科研方法究竟是是一个什么方法,我们也不是排斥传统的科研方法得出的结论不能在现在的一些药品规定管理过程当中和医疗的科研项目当中,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们缺乏系统的整理和提升,所以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要研究传统的科研方法如何和现代的科研方法更好地结合,而且突出传统的科研方法,而且突出那些重基础理论、重临床、重特点、重疗效、重人文这套思想方法,怎么去融合到现代科学方法中,而不是来用这个来解决和丰富,而不是单纯靠某个实验室得出的指标,某个动物实验做出来的指标,某个有效成分做出的指标,或者是某个显微镜下看到的指标,这些东西能不能成为指标,能不能建立科研的指标体系,然后我们再适当地引进一些分析的指标,这些问题啊,它来决定我们科学不科学,这个来说明科学不科学,这个不是说英国的指标就科学,中国的指标就不科学,西医的指标就科学,中医的指标就不科学。我认为这是第一个大家要讨论的问题。 

    第二,如果这样话,这样的人怎么培养,就是重经典、重临床、重特色、重疗效、而且还有文化人文思想的这样的一个中医的临床家怎么培养,知识结构是什么,他的考核、从业人员的管理,我们一直在考虑,能不能有一个传统型的,姑且先叫做传统型的,不同于院校教育的,或者结合院校教育的更突出这种临床特点的这样的一个人员的分类和准入制度,我说的是现在的这些个不合法,为什么不合法呢,为什么不能给他一个职业呢,这就是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知识结构,他的考核办法,职业的准入是什么,我认为这是第二个问题,这也是一个挑战性问题。

    第三,师承制度在这样一个人才培养目标下,师承制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在师承制度这种重要方式当中流派思想是师承制度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内容,向一个师傅的学习转变成向一个流派的学习,向历史的学习,向一个从古至今体系、学派的学习,师承教育不仅要解决方式问题,还要解决内容问题,所以我认为师承教育与流派思想这种相结合,注入了师承制度非常重要的一个载体,如果在这个制度下,师傅的任务是什么,徒弟的任务是什么,徒弟在这个师承教育传承下怎么去创新,师承必须有个制度,这个制度要完善,不能单纯是简单的拜师、学习,仅仅是学习师傅那点经验,要把师承放在中医药整个发展历史的这样一支、一脉大的背景当中去学习,这个给老师提出了很高的任务,也给那个创新的徒弟提出了要求,如果说我们掌握了传统的科研方法,找到了人才培养的知识结构和准入制度,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师承教育和学派思想结合的方法,会不会对我们这五个注重人才的培养有益,这是我的考虑。

     

    我认为中医药发展是一个多元的发展,一个多渠道的发展,国外没有标准,我们自己在发展中摸索,我们在整个时代的发展和变动当中发展,我们要很好地把握发展的趋势和方向,我说把握住这些东西非常重要,这些都是很大一些原则性的问题。 我希望在李可老中医八十华诞研讨会上,大家多多的思考,我希望这些学生们要总结亮点,而且这些亮点说句实话就是国际的,就是国家的,不是草根的,一定会是有突破的,我这点坚信不移。所以说别看我们这个形式好像是传统型的,好像就觉得我们这些人没有多少光环,或者刚才那个老师说的,没有那种多么光彩,对于我们就是说这样一些立志于中医药事业发展的人不是很计较。但是我们要注重在这样一个学派里亮点都能掌握,学术思想水平的高明之处一定要找到,我相信这一定就是国际的、国家的。这就是辩证法,大俗了就是大雅的,套句时髦词“最民族的也是国际的”,传统型的东西找到了亮点肯定就是国际的,这是中华民族的创举,难道不够水平吗?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信息反馈 | 网站首页
山西中医学院李可传承工作室 地址:新晋祠路一段山西中医学院 电话:18734850231 技术支持:优府网络 太原网站建设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