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医案点评

  • 温阳救误治疗急性肝炎误治变症
  • 时间:2014-05-26 来源:本站 作者:李可 点击: 378 次
  • 李可医案

    温阳救误治疗急性肝炎误治变症

    急性黄疸性肝炎误治,黄疸虽退,肝功持续不降,证属过用苦寒攻下,损伤肝、脾、肾三脏之阳。治以温阳救误。

    高香香,女,30岁,1983627日初诊。

    迁延性肝炎5年,肋间刺痛不休,腰困如折,足膝冰冷,小便不禁。

    初诊1983627日):患者高香香,女,30岁,灵石煤矿工人家属。1979年初患急性黄疸性肝炎,经治3个月,服茵陈蒿汤加味方70余剂,计茵陈3000多克,板蓝根2000多克,栀子、大黄250克,黄疸虽退,肝功持续不降,GPT120单位。日见食少神疲,畏寒肋痛。又服柴胡疏肝散加味方20余剂后,变生经闭、厌食、腹胀而呕涎沫,亦已3个多月。刻下症:面色萎黄无华,肋间刺痛不休,痛作时按腹弯腰,头汗淋漓。近日更增腰困如折,足膝冰冷,小便不禁。脉细,左关特弱,舌淡,苔灰腻。已成迁延性肝炎,病程长达5年。证由过用苦寒攻下,损伤肝、脾、肾三脏之阳。又过用辛散,致气血耗伤。

    辨证:脾胃为后天之本,恶湿又主化湿,此经一伤,气血生化无源,故面色萎黄,食少经闭。肝为人身元气之萌芽,过用辛散攻伐、苦寒解毒等品,致伤肝气。肝寒则络脉滞,故胁痛不休。肝虚则自顾不暇,木不疏土,土气更壅,故见厌食腹胀纳呆。肾为先天之本,人之有生全赖命火之温煦,肾阴之濡养。今苦寒伤损肾阳,肾气怯弱,故见腰困如折,虽在盛夏,瑟缩畏寒,小便失约。故治疗此症之关键,要忘却一切先入为主之偏见,置“肝炎”于脑外,但先温养肝、脾、肾三脏之阳而救药误,治法便在其中矣。处方:生黄芪30克、当归30克、补骨脂30克,菟丝子30克,仙灵脾30克,枸杞子30克,红参(另炖) 10克、五灵脂10克、吴茱萸10克、桂枝尖10克、生麦芽10克、细辛10克、炙甘草10克,赤芍15克,干姜30克,油桂2克,鲜生姜10片,枣10枚。10剂。

    二诊198378日):服上药10剂后,呕涎、肋痛得罢,食纳大增,日可进食1斤多。守方治疗。10剂。

    三诊1983810日):又服药10后,面色已见红润,自感乳胀,再服7剂,月经来潮。8月初化验,肝功阴转,诸症均愈。上方守方服药共27剂,计用于姜、肾四味各810克,吴茱萸、细辛各270克。

    按:余治此败症,受张锡钝氏之启迪颇深。张氏论治肝脾有独特见解。张氏论曰:“俗谓肝虚无补法,以肝为刚脏,性喜条达,宜疏不宜补,补则滞塞不通。故理肝之法,动曰平肝,而遇肝郁之证,恒用开破肝气之药。”张氏提出:“……不知人之元气,根基于肾,而萌芽于肝。凡物之萌芽,皆嫩脆易于损伤。肝既为元气萌芽之脏,而开破之若是,独不虑损伤元气之萌芽乎?”此论确有见地。五脏病理,有虚即有实,肝脏何独不然?肝郁,其气固不能条达。肝虚,则其气亦无力条达。凡遇此等证候(左关脉特弱)张氏重用生芪之性温而升,以之补肝,有同气相求之妙用。重用生芪,少佐理气之品,覆杯即见效验。张氏升散肝郁,喜用生麦芽,而不用柴胡。他说:“升肝之药,柴胡最效。然治肝不升、胃不降之证,则不用柴胡而用麦芽。盖因柴胡不但能升肝,且能提胃气上逆。而生麦芽虽能升肝,实无妨碍胃气之下降。盖其萌芽生发之性,与肝木同气相求,能宣通肝气之郁结,使之开解而自然上升……”肝与脾,有微妙的关系。一人饮食不能消化,服健脾养胃药百剂不效。脉见左关特弱,知是肝气不振,张氏投以生芪30克、桂枝尖9克,数剂而愈。独创“补肝气以实脾胃”之论。因“五行之理,木能侮土,木亦能疏土也。”木气郁则过强而侮土,木气虚则太弱而不能疏土。张氏的论述,对肝脾郁证的治疗,独辟蹊径,解破临床一大难题。唯论中“柴胡提胃气上逆”之说未当。似观《伤寒论·大、小柴胡汤证》以胃气上逆、喜呕、呕不止为主证,两方主药柴胡均用至半斤——按古今折算率,合今之125克。如此大量,服1剂的1/3,即可止极重之呕吐。余用两方,治验成千上万。可证柴胡并无“提胃气上逆”之弊。盖气机升降之理,以脾胃为枢纽,如轮之轴,是为中气。脾升胃降,则中气左旋,肝从左升,肺从右降,当升者升,当降者降,是为无病。况药物归经,各有妙用,药物功能,不止一端,而伤寒用药之灵妙,又不拘一法。升肝者,兼能降胃,木克土之原始含义,即木气升发、疏泄,以助脾胃中之湿土,不致壅塞。则柴胡升肝,不碍降胃。此为五行生克制化之常。此理,清代黄元御论之最详,民初彭承祖更有发挥,可参阅《圆运动的古中医学》。


    医案信息

    [医案标题]温阳救误治疗急性肝炎误治变症

    [原始资源]:回顾性医案

    [医案编号]013H106

    [医院病历号]19830627 

    [关 键 词]

    中医诊断:(病名)肝著  (证候)三阴虚寒

    西医诊断:慢性迁延性肝炎

        法:温阳散寒

        药:当归补血汤加味

    [辨证要点]:脾胃为后天之本,恶湿又主化湿,此经一伤,气血生化无源,故面色萎黄,食少经闭。肝为人身元气之萌芽,过用辛散攻伐、苦寒解毒等品,致伤肝气。肝寒则络脉滞,故胁痛不休。肝虚则自顾不暇,木不疏土,土气更壅,故见厌食腹胀纳呆。肾为先天之本,人之有生全赖命火之温煦,肾阴之濡养。今苦寒伤损肾阳,肾气怯弱,故见腰困如折,虽在盛夏,瑟缩畏寒,小便失约。故治疗此症之关键,要忘却一切先入为主之偏见,置“肝炎”于脑外,但先温养肝、脾、肾三脏之阳而救药误,治法便在其中矣。

    [    ]:治疗1个月,诸症消失,显效。

    老师审阅意见:同意(签名)

     

     

          :严芳

            间:201036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信息反馈 | 网站首页
山西中医学院李可传承工作室 地址:新晋祠路一段山西中医学院 电话:18734850231 技术支持:优府网络 太原网站建设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