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医理真传

  • 彭子益脉法
  • 时间:2014-06-08 来源:严芳 作者:彭子益 点击: 1069 次
  • 脉 法 篇
    (彭子益)

    导言

     尝谓读书不易。治病不难。书只言理,病则凭脉,理是活动的,脉是实在的,唯其是实在的,可以再三审查,反复推求,以得着实在的解决。所以云治病不难也,而人往往得不着实在的解决者,学脉的方法不善也。学脉之法,一曰脉位,一曰指法,一曰脉象,一曰脉理,明白脉位与指法,然后能捐除自的成见,看清脉来的真象,脉象脉理,必须于普通学法之中,有系统以贯之,而后无繁难之苦,而后有运用之乐,此篇,脉法较善之法也。编者识

    目录

     枯润二脉以下言脉的体质

     虚实二脉

     微弱二脉

     松紧二脉

    滑濇二脉

     弦缓二脉

     濡细二脉

     大小二脉

     芤革鞕软四脉

     浮沉迟数四脉以下言脉的动态

     结促动代四脉

     洪伏二脉

     躁驶二脉

     平人脉

     真脏脉

     指法脉位

     诊脉先分别脉的大体

     处方定药要在指头未离脉时决断

     处方定药要自己立法

     脉法原理

     枯润二脉

     枯润二脉者,用药之提纲,枯脉宜养阴,润脉莫伤阳,润津液充足,枯者津液干濇,润脉无论何病,慎用凉润药,枯脉无论何病,忌用热燥药,认明枯润二脉,处方用药,便少错误。

     微弱二脉

     微脉润而少,轻有重按无,总属阳气微,温补宜急图。弱脉枯而少,轻无重按有,总属阴液枯,清润法当守。此二脉,脉体皆少,一宜补气补阳,一宜补液补阴,最易含糊,须于轻按重按之间,寻出证据以为用药之本。病人的体质不是阴虚,便是阳虚,故诊脉先以枯润弱微,分别阴虚阳虚,便有把握也,微弱二字,自来概属虚脉之称,而于阴虚阳虚,置之不辨,遗误后学不少。故于脉法起首,郑重言之。伤寒论,少阴病,脉微细,用附子。营卫病,脉弱而渴,用石膏是也。

     枯润二脉辨别阴虚阳虚,弱微二脉,辨别阴虚阳虚,又须审查两尺,左尺较右尺少为水虚,右尺较左尺少为火虚,据两尺以为判断中之判断,用药更少误差。总之脉法的阴虚阳虚,认识无差,然后能认识一切疾病的阴虚阳虚,然后能判断一切医书所说疾病的阴虚阳虚,此要诀也。

     虚实二脉

     实脉中沉盛,满指成分厚,久按总有力,攻下须研究。此为阳实、气实、热实,胃家实,可用攻下之实脉,脉之成分,厚而不薄,满指有力,中沉两部,久按不衰,此为完全的实脉。所谓完全实者,中土实则全体皆实也,攻下胃实,不可冒昧,须有法度,应当研究,详古方上篇大承气汤中。此外则伏而有力,脉细有力,软而有力,滑而有力,亦有实意。但只腠理热实,只宜清润疏通之法,无有下法。完全实脉,脉来迟缓,因中土实则热实,热实则脉来不数也。病有名五实证者,脉完全实,而不食,不大便,不小便,不出汗,须攻下与发汗并施,此证少有。凡诊实脉,须兼腹诊,以手按大肠部位,病人拒不受按,此肠中有当下之燥屎,此脉有小而寔者,如兼现虚证,当用补气补血之药,辅助下药缓缓下之,如温病篇之黄龙汤法是也。

     虚脉松而大,气血与阳虚,阴虚液虚者。脉与松大殊。松,有成分不足向外松散之象,大而松为气虚、血虚、阳虚,乃对上项厚而有力之实脉而言。其实除厚而有力之实脉外,多是虚脉,不止松大为虚。大而松之虚,直接当补之虚也,其它之虚,脉体微小,亦有松意,多有不能直接用补,必须全体的圆运动复原,然后不虚。阴液之虚,脉则或弦、或细、或濇、或弱、或沉、或结、或代也,血虚,乃血中的温气虚。

     松紧二脉

     松脉即虚脉,虚松气不充,诸病宜急补,补气与补中。脉法诸书,只有虚实而无松脉,虚乃其名,松乃其实,松乃外散之脉,成分不够之脉也,补气补中,则归根而不外散。

     紧脉与松反,内聚不舒象,转绳弹人手,寒实之现状。紧脉有细小之象,转绳者向内收紧也,寒性收敛故脉紧,食停则气聚于食故脉紧,气血不调,或热聚不散,而成一部分之积聚,亦有紧者。积聚在于何部,紧则现于何部,皆宜温散清散通散之药,寒性之收敛,卫气之收敛也。古书云,左脉紧伤于寒,右脉紧伤于食,不尽然,外感之脉,若现迫促不舒,其中即有卫气收敛之紧意。

     滑濇二脉

     滑脉有两象,鼎沸与盘珠,鼎沸燥热病,盘珠津液都。燥热伤津,如鼎锅之水,被火煎熬沸腾,故脉滑;津液滋多,往来流利,如珠走盘,故脉滑。痰病脉亦滑,痰亦津液也。新婚有孕脉亦滑,津液增多也。鼎沸之滑,重按有力,有孕之脉,脉气充足,痰病之滑,脉气不足。

     濇脉有两义,血少与阳虚,血少濇在左,阳虚濇右居,濇如刀刮竹,亦如雨点沙,血少津枯故脉濇,阳虚脉濇者,津液生于阳气也。荣卫不足,脉亦现濇。荣卫调和充足,然后津液生也。血少津枯之濇,薄而有力。阳虚之濇,薄而微也。荣卫不足之濇,薄而无神也。左属水木,故血虚则濇现于左,右属火土,故阳虚则濇现于右,荣卫不和不足,必左右皆濇。

     弦缓二脉

     弦脉收敛病,气机不舒展,治弦须养中,用药忌收敛,疏泄畅通,则气舒展,疏泄不通,则气收聚。弦者如弓之弦,向内收聚之象,木主疏泄,木气本身稚弱,不能疏泄则脉弦,金气燥结,木气因而不疏则脉弦,弦乃木气之郁象,木气稚弱之弦,宜温养木气,金气燥结之弦,宜清润金气之燥,开散金气之结,然后木气之郁舒开,脉乃自去,唯既现弦象,木气愈郁而欲疏泄,则克中土,中气受伤不能运化四维,病即关系生死,故又须于舒展木气之中,兼扶中土。五行之气,郁则克其所胜,而悔所不胜,此自然之势也。金匮见肝之病,当先实脾,其意指此。弦则为寒,木气阳弱也;弦则为饮,木气不能疏泄水分也;弦则为痛,木郁则冲击也;弦则为风,木病风而脉弦,则病重矣,中气败故病重也。弦脉多胃气脉少故也,治弦脉忌用收敛药,慎用刚燥药。惟病寒之脉弦,温通之则弦化,则弦脉易治之病。

     此外之弦脉皆不易治。寒病之弦、饮病之弦、弦大而虚,润而不枯;风病之弦,不润而细,阴虚津枯之脉弦,宜养津清热;内伤之脉弦,宜补中土,兼治木气,弦乃能去。

     缓脉虚而散,散慢不收敛,中虚卫气虚,疏泄自出汗。缓与弦为对待之象,忌疏泄药喜收敛药,伤寒论桂枝汤证,发热汗出脉缓,即是此脉,中气与卫气不足故也,散字读闪,言松散也非分散也,此缓脉非和缓无病之缓,非热实而脉反迟缓不数之缓,是缓脉有虚实之分也。

     濡细二脉

     濡脉为湿盛,细脉为津伤,湿热脉亦濡,细亦主无阳。濡脉如棉在水,细脉如蛛牵丝,濡而似缓有湿热,细而无力为阳虚,津伤之细,细而有力,津伤则生热,故细而有力,细而有力着骨,则为积聚,濡中藏细,则湿伤津液,故濡溢于外细现于内,故治湿用利水药,有不效者,利水药伤津液之故,善治湿者,养金气之收敛,调木气之疏泄,扶土气之运化,湿乃自去,津液不伤。

     大小二脉

     脉大气离根,脉小气归里,脉大病渐增,脉小病自已。冬季脉大最忌,胃热实则脉大而有力,中部沉部盛于浮部,此大脉为实,否则愈大愈虚;脉小则气归于里,有病而脉由大转小,乃将愈之象,此小脉非微脉非细脉。

     阴虚亦有脉大者,浮大而不润泽,重按逼逼夺指,有燥动之象,阳虚亦有脉大者,大而虚松,指下润泽,重按无有,对照研究,参与外证,容易明白。

     脉有重按起指,脉即随指浮起,寸多尺少,浮多沉少,夜半不安,此为阴虚,阴主封藏,夜半阳动,阴虚不藏,故脉现如此状态也。

     芤革软鞕四脉

     芤脉阴伤极,革脉属阳空,鞕脉寒之象,软脉热在中。芤革二脉皆中空,芤则浮而边虚,有柔松之意,为热伤阴之象,革则沉而边实,有石鞕之意,为寒伤阳之象,失血甚则芤,失精甚则革。鞕脉有牢坚之意,阳和之气少也,软脉似濡而厚,按之欲沉不沉而有力,乃内热之实脉,不可认为软弱之软,世以软弱并称,软脉遂为人所忽矣,软弱之软,则微脉也,实热之软则如胶粘有力,举指不移,鞕脉则脉之沉部,鞕而牢坚,重按有力,阴寒之象,外证必无燥热之事,沉部鞕处必宽厚不细,而鼓指有力,软脉有力为热,鞕脉有力为寒。

     浮沉迟数四脉以下言脉之动态

     浮脉随手起,总是虚之征,诸病忌升散,中下复其根。以指按至沉部,随指而起,即往上浮,是为浮脉。并非浮中沉三部,浮部有脉,中部沉部无脉。浮而向外,中气虚也,浮而脉小,其虚更甚盛。浮弦鼓指,则兼肝风,外感脉浮,只宜降药,兼补中气。内伤脉浮,必重补中。内伤脉浮,中部以上多,中部以下少也。外感之脉,必有束迫不舒之象,不必定见浮脉。外感之家,必有忽然恶寒、发热、头痛之证为据,如麻黄汤证之脉,尝有初起恶寒,脉沉,及至脉由沉而浮时,即发热而汗出矣。

     沉脉在肉下,虚实易了然。沉实为实热,沉微属虚寒。如沉细无力,亦属虚寒。沉细有力,亦属实热。实则不通,分整个实和腠理经络的实,整个的实,如伤寒论承气汤证攻下之胃家实是,腠理经络的实,如沉细有力,弦紧鼓指,只宜滋润疏通,理气活血为治。

     迟脉乃虚寒,里阳太少时,无病脉迟者,元气难久持。不及五至为迟脉,胃家热实,脉反迟缓不数,故迟脉亦有实热者。实热之迟缓,厚而有力,虚迟之迟,脉来虚微,以证判之,极易明了,无病脉迟,则肾家元气将难久存矣。

     数脉乃中虚,虚甚则数甚,数亦为虚热,兼细则阴病。中虚则数,世人所忽,河图之数,五数居中而统四维,故平人之脉,以医生一呼一吸脉来五至为准,中虚不能统乎四维,故脉来过乎五至而成数脉,热伤津液,脉来亦数,数而兼细,则中虚而津液亦亏,阴分受伤,为难治矣。发热而脉沉不数多实,发热脉数必虚,此脉必中部以下较微少也。如沉而微,其虚更甚。数极度之脉,中气大虚之脉也。凉药伤中,下咽即危。用甘味补中,中气回复,胆经相火下降,热即退下而不数。此与热实而脉反迟缓,为对待的理法。数读索,世人却认数脉为热,杀人不少。经文气虚脉乃数也句,宜注意。

     结促动代四脉

     结促与代脉,脉来停一至,动脉如豆动,只见关中位。脉现数象,停止一至为促,外感风寒,荣卫迫促,促乃表郁之脉。脉不现数象而停止ㄧ至为结,结乃津液不足,不能流通之脉。代脉之止有定数,亦津液伤损之脉也,长夏脉代,有孕脉代,为中气加多之脉,中气能代四维也,亦有秉赋脉代者,乃富贵之人也,若病重脉代则危,此代脉无神,乃中断不能连续之脉,长夏之代有孕之代,多在五至以内,脉神特别充足。五为中气,中气之中,原有四维故也。详生命宇宙篇河图中,动脉有如豆动,无头无尾,只于关脉见之。气机不舒,主内痛也。

    洪伏二脉

     洪脉向外掀,中气大虚证,愈洪中愈虚,兼弦乃别论。实脉必向内沉,世谓洪而有力为实,认错矣。虽有力亦向外之力耳,向外则内虚必矣,必洪而兼弦,乃为实象,弦乃内聚之象,洪而兼弦,是原有内热,被卫气敛之,热郁则脉洪,热郁被敛不能通达,则洪而兼弦,在外感宜舒散卫闭,兼清内热。内伤病少洪弦者,有之亦内热为卫气所闭,仍舒散卫闭兼清内热。洪大无力者全属于虚,洪而弦大有力,乃为实象。然实脉不洪,必如胃家实可用下药,乃为真实。洪而兼弦有力,乃实在腠理,不在胃腑。舒散卫闭,腠理一通,即不实矣。

     伏脉气内实,深藏骨际间,热深与痰闭,指下细心探。伏与洪是对待之象,气虽内实,热清痰豁之后,脉起不伏,即不实矣。
     躁驶二脉

     躁脉不安定,外因与内因,驶脉上下窜,虚与热之征。有内热而感外寒,热为卫气闭束,动不能通,则躁急不宁,此因于外感者,宜散卫清热,温病之脉躁急,乃木火离根,此因于内伤者,宜照温病虚证治法。驶脉因虚因热,如小寒前后,小儿幼童忽不思食,或咽痛或咳嗽,尺脉中有一线,上窜入关脉。此肾虚阳动,宜温养肾家,如肝胆有热,肺虚不能收降,关脉中有一线窜出入寸脉。此中气之虚,宜补中敛肺兼降胆经,如尺脉中有如珠的一点,窜入尺下,此肾败也,最难治,男童早婚有此脉者多死。

     平人脉

     欲知病人脉,先学平人脉,调匀柔和者,乃是平脉诀。平人脉亦称胃气脉,亦称和缓脉。来去调匀,不来多去少,不来盛去衰,神气充足,体质柔润,所有以上各病脉,寻找不出一字,此胃气健旺,和缓无病之平人脉也,内经脉法,以胃气为主,胃气多病脉少者易愈,胃气少病脉多者病重,病脉太多胃气太少者易死。学平人脉,可常诊视无病而身体健全,元气未泄,面无浮红,食量极好,体力甚大,跑步而脉不加快不喘气之人之脉,便可得着胃气脉和脉缓的认识。然后可学病脉。胃气脉者,中气脉也。

     真脏脉

     五行运动圆,见圆不见真,一见五行真,胃气无毫分。心火的真脏脉如钩,如上挂之钩,有上无下之象,只有浮而不降也。肺金的真脏脉如毛。如鸟羽之毛,薄濇之象,将散而不收也。肝木的真脏脉如弦,如新张弓弦,劲疾如循刀刃,毫无生意之象,欲疏泄而不能也。肾水的真脏脉如石,如石沉水底,毫无阳和之象,只沉而不升也。此皆中气无存,不能调和四象,四象各现本气之真也,故称真脏。脾土的真脏脉为缓,有如屋漏,时而一落,迟缓不能连续之象,中气不能自存也。五行之真已现,中气先亡,故曰死脉也。如钩如毛如弦如石如缓,则各脉皆钩皆毛皆弦皆石皆缓,一气独胜,诸气败亡,故死也。

     指法与脉位

     自来诊脉两手分诊,圆运动学的诊脉,必须两手合诊,因整个圆运动的消息,须两手合诊,由比较上去审察,方能审察得出,又须三指斜下,次指按在寸脉的浮部,中指按在关脉的中部,名指按在尺脉的沉部,沉部在骨,中部在肉,浮部在皮。斜下者,中指比次指重,名指比中指重,即难经所谓三菽之重,六菽之重,九菽之重是也,是为三部诊法。若三指不分轻重,便不合寸关尺三部脉的本位,三部之法之中,又有九候之法。三部九候者,一部三候,三部九候,寸脉本位在浮部,浮部有浮部的浮中沉,关部本位在中部,中部有中部的浮中沉,尺脉本位在沉部,沉部有沉部的浮中沉,三部九候的诊法,只须三指斜下,三指同时由轻按而重按,由重按而再重按,又由重按而轻按,由轻按而再轻按,便将寸关尺三部九候的整个手法得着。

     三部九候的指法,是按寸关尺皮肉骨的地位,不是按脉的个体,是下指诊察的方法,方法与地位澈底了,然后诊脉。看脉在此地位中的动态如何,方能审察出脉的真相。

     下指诊脉,不可将指头死按脉上。就如用眼睛看物,却把眼睛珠放在物上,如何能将所看之物看得明白,三部九候的指法无差,便能免却此弊。

     诊脉称为看脉,不如将看字改为听字,能将听字的意义体会有得,则诊脉必有聪明过人之处,听字比看字静得多,活泼得多,看是我去看他,听是听他来告我,必能听而后得整个认识也,三部九候的候字,候者等候之意,我的指头,只在九个字的地位上,审察地位、等候脉来告我。候字听字的意义,大医的妙用,全在于此。先将指头审察九个字地位,以候脉来,指头与脉见面之后,仍不听脉,仍只审察九个字地位,有意无意之中,听出脉的病点来,然后继续搜求,由合听而分听,由分听而合听,整个脉体即是整个人身的河图。由合以求分,便知病之所在。由分以求合,便得处方的结果。总而言之,不可由我去找脉,须候脉来告我。我去找脉,我便有成见了,就得不着脉的真相了。

     诊脉先分别脉的大体

     诊脉,须先定六脉的整个大体、切不可先注意关脉怎样、寸脉怎样、尺脉怎样。先诊整个大体,诊出大体是阳虚是阴虚,阳虚者脉气润,阴虚者脉气枯,润者无论何病,慎用阴寒药,枯者无论何病,忌用阳燥药,又要诊出虚的程度如何,方能决断用药。

     处方定药要在指头未离开脉时决断

     定药要在指头未离脉时,研究清楚,如诊脉放手,再来定药,即不准确,在脉上定方,即在脉上审察所用的药,与脉的轻重,审察再三,心中安了,放手即提笔写方,写方之后,再写医案,然后可同别人说话,万不可先写医案,后写药方。写完医案,再写药方,所写之药,必不全合所诊之脉矣。

     拟方定药,要在指未离脉之时,如认为中气虚寒,拟用理中汤,是必脉来松微,润而不枯。倘肝胆脉比较濇细,则干姜伤津,细濇乃津伤之脉,须加少许芍药当归以润肝胆津液。如脉来松微,证现虚寒,当用理中补虚温寒,而左尺比较短少,左尺属水,是水气不足,当加熟地麦冬以补左尺水气,理中汤乃不发生燥热伤津之过。

     如麦门冬汤治中虚肺燥,其脉必濇,倘濇而兼细,则去半夏。半夏伤津,细濇之脉最忌。

     如小建中汤治虚劳,以芍药降胆经收相火为主,须右脉关寸之间、脉气较他脉为盛,乃受得芍药之苦寒,倘右脉动关寸之间脉气不盛,胆肾之热不足,当减轻芍药、或不减轻芍药,加冰糖白糖以和芍药之苦,免伤胆胃之阳。

     如肾气丸治肾气不足,须看左尺右尺比较之多少,左多右少为火虚,附桂宜稍加重,右多左少为水虚,附桂即宜轻用。

     如当归生姜羊肉汤治肝经虚寒,倘肺脉虚弱,生姜只宜少许,肺主收敛,生姜辛散伤肺也。

     如泻心汤治心火不降,吐血衄血,倘脉来不实,便不可用也。

     如诊治伤寒麻黄汤证,问证无差,是麻黄汤证也,当用麻黄多少,当以寸脉尺脉而定,寸脉弱,尺脉少,只宜轻剂麻黄,便可出汗,寸脉弱,肺家收敛力少,尺脉少,肾家津液不足也,倘麻黄分量与脉不称,则服后汗多,诸祸作矣。

     如诊治桂枝汤证,问证无差,是桂枝汤证也,而脉气虚软,芍药寒中,宜多用炙甘草以扶中气,以减去脉之虚软、则芍药乃能免寒中之弊。

     如诊治普通外感,用薄荷以调卫气,用黄豆以和荣气,薄荷散性甚大,倘脉气无弦紧之象,不可多用,多则辛散伤肺,更加发热。

     如诊肠胃热滞,拟用大黄以消热滞,倘脉象重按不实,便不可用。如其不能不用,必须用朮草以辅之,乃不发生下伤中气之祸。

     如诊治吐血之虚热证,饮食甚少,阴液又伤,拟用补土养液之药,补土之药必伤阴液,养液之药,必伤土气,必须详审脉象,脉象细数,朮草不可并用,或朮草均不可用,则用山药扁豆以代朮,用白糖以代草,细脉最忌辛散,当归不宜,只宜阿胶,虚热吐血,肺脉如细,更须保肺,橘皮下气,亦能伤肺,半夏更不敢当。

     如诊治腹泻,腹泻因于食滞热滞者多,因于阴寒阳败者少,两下诊治错误,关系生死甚速。认为阴寒,脉必微少无神,泻后气衰,稀粪下注不射,不食,乃可用姜附以温寒回阳。食滞热滞,脉必紧细有神,泻后气不衰,粪粒兼水射远,能食,乃可用神曲谷芽以消食,栀子黄芩以清热。脉虽紧细,若右脉较左脉无力,消食预防伤中,清热预防败火。前人有云:左脉紧伤于寒,右脉紧伤于食,其实伤食不必紧在右脉,伤寒不必紧在左脉。

     如诊治阴寒夹暑,其人不食,不大便,不小便,但欲寐不能寐,口渴而苦,舌无胎,六脉洪大异常,沉按虚空,而关脉洪大中藏有弦细之象,洪大虚空,阴寒之脉,口苦而关脉内藏弦细,是乃暑脉,方用重剂四逆汤以回阳,兑入冬瓜蒸自然汁以清暑也,无冬瓜汁麦冬二三钱亦可。

     如诊治妇女经停,脉象平和,寻求结果,在左关得看病象。左关脉较他脉多些,此木气不调也,用桂枝汤一剂,左脉多处平了,仅食饭加增,再诊则左尺较他脉少,此血热液少也,桂枝汤加生地以补左尺,一剂左尺脉起经来如常。

     王梦英医案载,一人病外感,寒热身痛,梦英诊之,脉弦细异常。梦英曰:阴虚极矣,未可治外感,用重剂熟地当归等补阴之药而愈。外感风寒而用熟地补阴之药,岂不将风寒补住。不知荣卫乃人身表气之阴阳,表气之阴阳根于里气之阴阳,里气之阴阳偏多偏少,表气之荣卫即不能调和而成圆运动。外感风寒而荣卫病,乃荣卫因风寒之伤而荣卫自病,并非风寒入了人身为病。此病脉象弦细异常,阴液偏少,即不外感,荣卫早已失和,再遇外感,失和更甚,所以熟地等药,补起阴液以兴阳气调归于平,里气这阴阳既调,表气之阴阳亦调,阴阳调而荣卫和,所以外感愈也,王氏谓未可治外感,正所以治外感也,王氏用此药治此病,乃由经验而来,于外感风寒,并非风寒为病,乃荣卫自病的原理尚不知道,因王氏亦王叔和伏寒变温之信徒故也,医家有舍证从脉不通之说,毫无理由,如此案,医家即谓系舍证从脉的治法,可以见中医不知原理,自古已然。

     一七十老人,冬月外感,恶寒重发热轻,脉不紧而虚微,服肾气丸五钱,半夜寒热罢而体舒,次早满身微汗而愈,伤寒论麻黄汤治恶寒脉紧,紧者卫气闭束之象,故麻黄开卫气之闭束,为治恶寒定法,今外感恶寒而脉微,微者阳虚之脉,肾气丸补起肾阳,里气的阴阳平,荣卫的阴阳自和,所以病愈而得微汗,如不补肾阳而用发散之剂,必脱阳而亡。此两案在已知圆运动原则的医家,自必认为当然,而普通医家,无不闻之而咋舌也,学脉不可就脉猜病,应问病求脉,所问之病是外感,求得之脉乃是内伤,内伤治愈外感自愈,外感病在荣卫,果是里气不伤之荣卫表病,脉必弦紧,束迫不舒而现躁急之象,不现阴亏之弦细脉,不现阳亏之微脉,按疏泄收敛之法治之可也,所以学医要学具体的病,乃能治抽象之病也,明了伤寒论桂枝汤麻黄汤证脉的意义,本书温病乌梅汤三豆饮证脉的意义,自能明了此两案的意义,桂麻二证与乌梅三豆的意义,本气自病的意义也。

     一女科平日阴虚血虚,脉象沉濇,左尺尤弱,平日有病,皆服归芍地黄丸补阴补血而愈,一日洗澡受寒,身痛怕冷,不能起床,脉象沉濇尤甚,予归芍地黄丸八钱,吞下安卧,并未出汗而愈,明是外感受寒,全从补血补阴施治而愈者,因脉象沉濇故也,若照外感治法,而用发汗之品,伤其血分阴分,病必加重,至于不起,所以此病明是外感,病愈之时,并不出汗也。外感之病,荣卫和则汗出病愈。此病之荣卫和并不汗出。其恶寒自罢,乃荣卫之和,阴血已虚无可作汗,故不汗出而病愈也,此病治效,所凭者脉,前人谓此等治法,为舍证从脉。其实何曾舍证,正因此证,由于脉象纯系血虚阴虚乃成此证也,证由血虚阴虚而来,故用补血补阴之药,病自能愈,故用药治病,必以脉为主。

     又一男科,自称胃病复发,口淡不食,亦不饥,小便黄如蘗汁,甚长,大便燥结,身倦无力。诊其脉全体细弱,右尺较少,予附桂八味丸二钱,茵陈蒿一钱,吞服,一日二服,服后胃更滞,更不欲食,脉细转和,右尺亦起,因以干姜两片嚼服,辣味少,苦味多,辣味少者,亦口淡之例,下焦无火也。苦味多者,火虚于下而逆于上也,用原方加干姜少许,同服,食遂增加,尿黄亦减,脉更调和,一剂之后,去干姜,只用附桂地黄丸四钱,茵陈蒿一钱,一日分二次服,数日全愈。此病口淡不思食,当然不宜地黄,因脉细阴虚,故仍用之,右尺火虚,故又用附桂,黄病为湿,尿长非湿,故宜地黄也,无湿而病黄,乃胆经之逆也,胆经相火逆行于上,故病黄味苦。火逆于上则虚于下,故口淡不食。茵陈清上逆之热,地黄滋阴,附桂补火,所以病愈,此病此方,亦凭脉耳。若以口苦胃滞之故,不用地黄,脉细难复,病将坏矣。此病,前数年曾病一次,医用附子理中加黄连,时轻时重,三年始愈,脉细尿长不知养阴,其不死者,幸也。此案用药,亦全凭脉脉象之功,数日全愈,理有当然,故学医归结在用药,用药的根据在脉象,故善于学脉者,乃能立于不败之地也。

    一人左脚肿胀疼痛,午前重,午后轻,左肿痛为阴虚,午前重为阳虚,脉左右皆虚,右尺尤虚,命脉服附桂地黄丸,每日二钱,午前服下,三日全愈,此病有谓为湿热者,有谓为风湿者,有谓为气虚者,今凭脉用附桂地黄丸全愈,可见凭脉治病,能免去一切牵缠而得着根本解决也。

     国医指南将十二经病证,分虚实寒热,挨次列出,后学称便,然于脉的虚实寒热,无有认识,即无法辨别证的虚实寒热,只要于脉的虚实寒热,有精细的认识,无论何证的虚实寒热,不唯能澈底辨别,且能寻出整个治疗之法,不唯能辨别医书已载的病证,且能辨别医书所未载的病证,由脉断病,实有不可言喻之妙,因一经的虚实寒热,必有他经的关系,脉法不精,必无整个澈底的辩法。无整个办法,而头痛治头、脚痛治脚,病不能愈且生他变也。欲认识脉的虚实寒热,只要有十架病床的中医院,以一年的临床经验,便可成功,总之由脉断病,是由原则以解决分则,由病断病,是图解决分则,而遗却原则,由脉断病,百无一失,由病断病,失多得少,甚至全失无得,脉者,审病断病处方用药的根据也。
     以上审脉用药之大概分别学法也,又有宠统学法,六脉以中部为主,凡中部以上脉盛,中部以下脉虚,无论何病,先补中气,再配合治病之药,凡中部以上脉少或无脉,中部以下脉多有力,无论何病,温药补药忌用,宜用消滞清热养阴药。中部以下主里,中部以上主外,里气不足,故先补中,里气有余,故忌补药。人身右为阴道,左为阳道,,左脉阳虚,则升不上来,右脉阴虚,则降不下去。升不上来,则左郁而虚大,宜温升之药。降不下去,则右郁而实大,宜凉降之药。左属水木,右属火土,左脉沉细,水木枯濇,宜滋润水木之药,右脉微少,火土衰退,宜温补火土之药,左寸属心火,左寸不足,不治左寸,木气足则左寸足。右寸属肺金,右寸不足,不治右寸,土气足则右寸足。左尺属肾水,左尺不足宜补水,兼降肺金。右尺属相火,右尺不足,宜温肾,兼降胆木,此大概宠统学法也,宠统学法中,更有宠统学法,即上文所说脉的大体柔润而微为阳虚,无论何病,不可用凉药攻伐药,干枯而弱为阴虚,无论何病,不可用燥热药横补药是也,只要指法活泼,大体认清,宠统之中,已得应用地步了,学医归结在学脉,以上学法,理路明白,初学入门之快捷方式也。

    还有好些省分诊脉,病人伸手就诊,都将掌心向上仰着,更无法诊得明白。万不可掌心向上,定要虎口向上,而且将掌向心微弯,则脉来流利,医生仍能用指法去细细寻求,李濒湖修正之四言举要曰:初持脉时,令仰其掌,不可为训。

     处方定药要自己立法

     诊脉之时,即是定方之时,此时指下心中,只知病人身体整个气机的圆运动如何不圆,要用如何的方法,以补救其圆。所开药方,却要自己立法,此时切不可有一句古人的书在我的心里,若是心里有一句古人的书,心就离开指下,忘却病人的整个气体,便不能立出合于病机的方法来。自己立法者,所用之药,只与脉的病机相合,不迁就书上成方也,书上的成方,乃教人自己立法之意耳。

     诊脉之时,既不可想着病人身体的形质,又不可想著书上的一句话,此时心中,只觉两手按着一个圆运动的气体,此妙法也,亦捷诀也,想著书想着形质,决不成功,试验便知。

     脉的原理

     腕上动脉,能诊全身,此扁鹊脉法,非内经脉法。脉者,血中之气也,脉分寸关尺三部,正对腕后高骨为关脉,关上为寸脉,关下为尺脉,寸脉以诊胸上,尺脉以诊脐下,关脉以诊胸脐之间,左以诊左,右以诊右,尺主沉,寸主浮,关主中。关者,升降浮沉的关门,运动的中枢之意。关前至鱼际得一寸,关后至尺泽得一尺,古人一尺、约今之五寸也,鱼际者,掌下大横纹也,寸关尺三部,为全身气脉总代表之处,两臂下垂,两腕上举,以寸关尺三部,配合全身上中下三部,左右相对,右手寸关尺,左手尺关寸,成为一个圆的运动,右降左升,运动匀和,是为平人。

     造化秋金之气,居上而降于西,人身右寸属肺脉,肺与大肠相表里,右寸亦候大肠之气。造化春木之气,居下而生于东,人参左关属肝脉。肝与胆相表里,左关亦候胆经之气。造化夏火之气,居上而来自春木,人身左寸属心脉,心与小肠相表里,左寸亦候小肠之气;造化冬水之气来自秋金,人身左尺属肾脉,肾与膀胱相表里,左尺亦候膀胱经之气;造化相火之气,降于秋金,藏于冬水,人身右尺属相火脉,三焦相火与心包相火相表里,右尺亦候心包之气,造化中土之气,居中而在相火之上,人身右关属脾脉,脾与胃相表里,右关亦候胃经之脉。

     肝胆脉俱候于左关,却胆经脉亦候于右关,右关乃土气之位、少阳相火附于土气之上也,胆经循胃口环行,入胃中而下也,太肠经脉候于肺脉,大肠位居下部,亦候于左尺脉,小肠位居中焦,亦候于右关脉,心包相火位于心下,亦候于心脉也。

     腕上动脉,名曰太渊,乃肺脉也,人离母腹,通了大气,肺家即起呼吸作用,呼吸作用起后,循环作用,排泄作用,消化作用,乃随肺家的呼吸作用相继而起,内经曰:肺朝百脉,言百脉皆朝于肺,唯肺家呼吸作用之命是听也,难经曰:寸口者脉之大会,手太阴之动脉。手太阴动脉,肺脉也,各脉皆会于肺脉,各脏腑的作用皆起于呼吸作用,此所以中医诊脉,只诊肺脉,便知全身也,参看生命宇宙篇法医学的证明。

     现在要总结一句,读者特别注意,脉法要学得深透,指法要按得活泼,无论何病,应用何药,但是阴虚之脉,用养阴之药,无论何病,自然病愈,但是阳虚之脉,用养阳之药,无论何病,自然病愈,但是中虚之脉,或滞积之脉,用养中之药,调滞消积之药,无论何病,自然病愈。脉,轻按多重按少为中虚,轻按少重按多,多而虚松,成分不足,亦为中虚。脉润中虚,补中不兼润药。脉枯中虚,补中加用润药。真寒之脉,指下肤冷,真热之脉,指下肤热。根本上获着解决之法,再加以本证上应当兼顾的治法,病证虽多,医书虽繁,实际上都解决于极少极简的脉法之上,看去似乎太不科学,其实由极少的原则,以处理极多的分则,正是中医学最科学处,因极多的分则,乃发源于极少的原则故也。若谓一个病一个原则,无是事也,尝谓学医甚难,诊脉甚易。病太多,书太多,谈空理,故难也。在脉上寻辨法,有实在的证据,有原则的现象,故易也,将无尽的病,无数的书,归纳于三指之下,以求切实的解决,此学中医的秘诀也。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信息反馈 | 网站首页
山西中医学院李可传承工作室 地址:新晋祠路一段山西中医学院 电话:18734850231 技术支持:优府网络 太原网站建设管家